您的位置:

首页> 学生校园> 女子高生性奴隶

女子高生性奴隶
噹……噹……

  下午四点半台北市某绿衣黑裙着名的女子高中,放学的钟声响起,高一女生
雷永芬拿起书包,头也不回冲出教室,她必须在五点半以前回到树林的家中,如
此她才有可能在七点半以前做完家事与複习功课。

  七点半以后,她的「爸爸」回来,她的时间就完全属于她的「爸爸」,她就
只是「爸爸」的性奴隶,而完全没有自己的时间了。

  两年前,雷永芬考上人人称羡的这所女中,她家里有钱,父亲是雷氏企业董
事长,然而,在她高一那年的寒假,一次全家出游,在南部碰上连环大车祸,她
的父亲、母亲、哥哥、弟弟当场死亡,而她头部撞伤,昏迷不醒,送医急救,幸
运的留存在世界上。

  但对永芬来说,这次车祸大难不死,不知是她的幸或不幸。

  永芬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头部撞伤,大量失血,经过医生急救,幸运的逃离
死神,却在医院昏迷了一个月,一个月后,永芬醒来了,虽然醒了,但是由于车
祸的强烈撞击,她的脑神经受损,永久失去了记忆,连她自己叫什幺名字,她都
不记得了。

  在医院时,是她叔叔雷大德告诉她,她叫雷永芬,她才知道她自己的名字。

  永芬在医院疗养了半年,她的叔叔雷大德每天都来看她,照顾她,推她到病
房外走走,她感觉到叔叔对她很好,感觉亲情对她的温暖,却不知道,雷大德暗
中计划着谋夺她爸爸的庞大产业,及永芬那令人垂涎欲滴的肉体。

  大德计划把永芬变成专属于他个人性慾发洩的奴隶,以报复永芬的爸爸大宇
二十年前,把大德赶出兄弟俩人一起创办的公司,又抢走了大德如花似玉的女朋
友碧月,成了大宇的妻子。

  大德在外面只身奋斗二十年,一直想要报复。二十年了,终于让他等到了机
会,大宇一死,大德和永芬就是雷氏企业的继承人,而永芬因为未成年又失去记
忆,大德名正言顺的成了永芬的监护人。

  他开始盘算调教永芬的计划。

  住院半年,永芬出院了,她的伤势痊癒,医生说仍然需要好好休息,大德带
着永芬回到树林原来永芬的家中,这里已经变成大德的住家。一进门,大德叫永
芬:「脱光衣服。」

  永芬楞了一下。

  「叫妳脱还不快脱!妳以前在这个家里都是不穿衣服的。」

  永芬不相信,大德便拿出一堆照片给她看。其中一张,照片中的永芬全身赤
裸,双手绑在后面,乳房上下有绳子绑着,正坐在爸爸雷大宇腿上,大宇肉棒正
插在永芬的小穴中;另外一张是永芬及碧月被绑着,小穴中正插着电动按摩棒,
接受大宇的调教。

  永芬羞红了脸也惊呆了,颤声说:「这……这真的是以前我的生活吗?」

  大德说:「妳根本就是个小淫娃、小蕩女,不然怎幺会有这些照片?妳们真
是个淫乱大家庭。」

  其实这些照片是大德用MAC电脑合成的,这是他调教永芬计划的一部份。

  永芬看了照片后,顺从的脱下衣服,她那已经发育成熟的胸部有33D,身
体肌肤吹弹可破。

  大德叫永芬跪下,对永芬说:「小淫娃,从今天起,我不是你的叔叔,我是
你爸爸,也是你的主人,知不知道?」

  永芬点了点头。

  大德又说:「小淫娃,以后只要在家里,都要像以前一样,不能穿衣服。」
说着,大德掏出她的大肉棒对永芬说:「舔它把它含在嘴里。」

  永芬不从,大德一个巴掌掴过去:「还说要听我的话,快跟妳的小主人打招
呼。」

  永芬只好把大德的大肉棒放到嘴里吸吮起来……

  从那时起,永芬就展开了她奴隶的生活。

  以后的日子,永芬的家中充满淫邪的肉慾。每天大德要出门去雷氏企业前,
都要永芬跪在门口帮大德口交;大德出门后就把永芬的乳房上下用绳子綑绑好,
下半身也用绳子紧紧绕过阴户,除此之外,永芬是自由的。

  大德也不怕永芬出去,而每天七点半大德下班前,永芬同样一丝不挂的跪在
门口迎接大德,大德进门要永芬先帮他口交后,再要永芬跟他性交,然后才给永
芬吃饭。大德要永芬像狗一样跪着,双手绑在背后,把晚餐放在盘子里面,用这
种方式来吃。由于不能用手,永芬每天晚餐吃得很难过。

  吃过晚餐,大德又和永芬性交一次,才和永芬一起去洗澡。他要求永芬一定
要用永芬那对33D的奶子帮他擦肥皂。当要睡觉的时候,永芬有时被大德吊起
来整夜,大德和永芬性交完毕就沈沈睡去,不把永芬解下来,永芬就这样被吊着
睡。有时大德把永芬的手脚绑在床的四角成大字形,让永芬这样睡。

  转眼之间,到了开学的时候,由于医生说永芬仍需要休养,大德拿着医生证
明帮永芬办了一个学期的休学,他要永芬这半年来习惯他的调教,变成肉慾的奴
隶。

  这段时间,雷氏企业内部也起了大变化,大德入主雷氏企业以后,藉故把大
宇时代的老干部全部资遣,进用了一批新人,同时把雷氏企业搬到敦化南路商业
大楼。他把自己的办公室独立一间,有独立的出入口,其他的员工和大德的办公
室有一段距离,平常很难见到大德,只有一个人可以随时见到大德,那是大德的
特别助理麦玮琳。

  她是大德入主雷氏企业以后进用的新员工,某大学企管系毕业,身高165
CM,胸围34C。玮琳每天都在大德的办公室办公。

  这天,大德到了公司,进了办公室,玮琳泡了一杯咖啡给大德,拿了一叠公
文:「报告董事长,这是CB营造厂给我们的合约,麻烦董事长看一下。」

  大德随便看了一下合约,丢在一旁,伸手抓住玮琳的手,把玮琳拉到他的腿
上坐下,双手开始伸进玮琳的衣服内抚摸玮琳的乳房。

  玮琳抗拒着、挣扎着:「董事长,不要……」

  大德给了玮琳一巴掌:「不要?你以为为什幺我会给一个大学毕业的新人那
幺高的薪水,还让妳做特别助理?」

  他强行解开了玮琳的上衣,露出玮琳那被胸罩覆盖着的奶子,伸手抚摸着。
玮琳仍然挣扎着,大德随手拿起桌上的裁信刀,在玮琳的脸上轻轻划着:「妳再
挣扎,我就用力划,嘿嘿到时妳那如花似玉的容貌就毁了。」

  玮琳仍抗拒着「董事长,不要,待会有人进来会看到。」

大德一手拿着裁信刀,一手扯下了玮琳的胸罩,玮琳那两颗诱人了奶子跳了
出来。大德冷笑着:「我的办公室是没有人会进来的,而且没人会听到的。」

  大德用力捏着玮琳那粉红色的乳头,一面说:「好好顺从我,我不会亏待妳
的。」

  玮琳迫于大德的淫威,不再挣扎。大德双手把玩着玮琳那两个硕大的奶子,
一边用舌头舔着玮琳的乳头:「妳的奶子这幺漂亮,用胸罩遮起来太可惜了。」

  玮琳被大德舔得有了感觉,乳头渐渐变硬。大德看了:「这幺敏感,以前有
过几次经验?」

  玮琳喘着气回答:「二……二次。」

  大德说「真的吗?我看不像,这幺快就有感觉。」说着,把手深进玮琳的裙
内,手指隔着内裤向玮琳的阴部探索着。

  玮琳哀求着:「董……董事长,不要,那边不行。」

  「还说不行?妳看都湿成这样了,妳一定很想要吧!」

  大德伸手脱下了玮琳的内裤,解开自己的裤子拉鍊,大德的肉棒弹了出来。
玮琳一见,惊叫了声:「好大,吓死人!」

  大德冷笑着:「待会马上让妳嚐嚐这大肉棒的滋味,一定让妳欲死欲仙。」
接着大德就把肉棒挺进玮琳的阴户。

  抽插了数百下后,玮琳便喘着气呻吟:「啊……啊……噢……噢……啊……
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噢……噢……爽……爽死我了……啊……啊……
你……董事长你操……操的我很……很舒服啊……啊……噢!啊……啊啊啊……
啊……我……我不……不成了啊……啊……噢啊……啊∼∼∼」

  大德听玮琳这幺说,一边减缓了抽插的速度,一边问玮琳:「妳真的这幺爽
吗?」

  「董……董事长……是……是呀……」

  大德看看也差不多了,拔出肉棒,放在玮琳嘴边。「含在嘴里!」大德命令
着。玮琳只好乖乖张开嘴巴,大德把精液都射在玮琳的嘴里。

  「吞下去,一滴都不準漏出来!」

  玮琳把大德精液都吞了下去。
大德看了看玮琳,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已经无法脱离他的手掌心,他开口对
玮琳说:「明天开始,妳要照我要求的穿着来上班。」

  他开始命令着:

  「首先,上衣只能穿白色丝质的。」

  「其次,妳的裙子,只能够刚好盖过屁股,并且只能是前开襟的,不能是窄
裙。」

  「最重要的,除了我要求的以外,不準穿任何内衣内裤。」

  玮琳听了,羞红了脸对大德说:「报告董事长,那。那不等于没有穿一样,
很容易被其他同事看光光的,太丢脸了,我不要!」

  「妳明天起,从我的专用出入口进出,没有人会看到的。」

  玮琳抗拒着说:「这样穿太丢脸了,人家不敢。」

  大德一把扯住玮琳的头髮,给了玮琳一巴掌,冷笑着。

  「小宝贝,妳最好乖乖听我的话,否则妳看这是什幺?」

  只见大德按了按桌上一个遥控器的按钮,墙上马上投射出一部春宫影片,玮
琳一看,那画面中的女主角不正是自己。

  大德说:「我的房间装有隐藏式摄影机,刚刚的精采镜头通通拍下来啦,妳
如果不照我的作,明天这一部片子会被录成录影带及VCD,在全国同步发售,
妳想让全国男人都看到妳刚刚淫蕩的样子吗?」

  玮琳没想到大德有这一招,只好屈服,大德说「妳知道了吗?要不要我重複
一次?」

  玮琳说:「报告董事长,我知道了。」

  大德从办公桌的抽屉中拿出了十万元丢给玮琳。

  「妳拿这些钱去準备明天起上班的服装,顺便把妳的头髮染成棕色。还有鞋
子不能穿这种的,要穿能露出妳脚趾的凉鞋,你现在可以下班了,不要忘记。」

  玮琳拿了钱走了,大德知道他又有了一个办公室的奴隶。

  大德下班回家,一进门,永芬跪在门口,说:「小淫娃迎接主人回家,小淫
娃把晚餐準备好了,现在跟小主人打招呼。」

  永芬一把拉下大德的拉鍊,掏出大的的肉棒吸允着。

  「好好,小淫娃,妳越来越乖,越来越听话。」

  大德看了永芬的表现,不禁佩服自己这一两个月来调教的成果,永芬一边吸
吮着大德的肉棒,一边用手抚摸着自己的下体开始手淫起来。

  最近,永芬对于口交的技巧越来越好,也越来越有兴奋的感觉,她会觉得下
体一阵燥热。

  不一会儿,永芬开始有了快感,她想呻吟,但是因为嘴巴内插着大德的肉棒
而无法发出声来。

  大德看到这种情形,更加兴奋,加上永芬高超的吸吮技巧,不一会儿,大德
就把精液射在永芬的口中,一部份白色的精液顺着永芬的嘴角往下滴。

  大德对永芬说:「小淫娃,主人的精液好不好吃?」

  「主人的精液很好吃。」

  「很好那就多吃一点,把小主人上面残留的都舔乾净。」

  永芬便照着大德的指示把大德的肉棒舔了乾净。

  大德突然起了一个想法,他要在众人面前羞辱永芬,让永芬暴露在陌生人面
前,让永芬遭到众人视姦。

  于是他对永芬说:「小淫娃,你很久没有出去了,主人带你出去玩顺便吃晚
饭好不好?」

  永芬听到可以出去玩,高兴的说:「好呀,我要主人带我出去玩」

  「那还不快去洗澡,準备出去。」

  「主人今天不跟我一起洗吗?」永芬问道。

  「不用了,我要準备一些东西。」

  趁着永芬在洗澡的时候,大德在衣柜里寻找着。

  「有了!找到了。」

  大德找到了一件女用细肩带低胸上衣,及一件永芬以前担任学校仪队时候穿
的裙子,这套衣裙穿在永芬身上只能勉强遮住他那丰满的乳房及屁股。

永芬洗完澡,大德要他全裸穿上这套衣服。

  「走!我们出去。」

  永芬看了看自己的模样,「主人,不会太暴露吗?」

  大德说:「要妳穿这样你就乖乖听话,不然不让妳穿衣服出去。」永芬只好
乖乖跟着大德出去了。
来到了夜市,简单吃了东西,永芬看到许多好玩的摊位,毕竟还是孩子,玩
心大起,拉着大德一起到各摊位去逛,永芬驻足在套圈圈的摊位前:「爸爸,我
要玩这个。」

  「好呀。」只见永芬向老闆要了圈圈就弯着身子对着在地上的玩偶丢过去。
在她弯下身来的同时,她穿的低胸短上衣垂了下来,露出她那没穿胸罩的丰满乳
房,老闆的眼光都看直了,左右在玩的男客人也纷纷把眼光投射到永芬的胸前,
男客窃窃私语着:

  「这小妞没穿胸罩。」

  「是呀,是呀!奶头都看得一清二楚。」

  「那个应该是她爸爸,也不管管她,到这来丢人现眼。」

  永芬听到后,羞的赶快用一手拉住衣服遮住胸前,但是她却感觉到被这众多
陌生男人视姦的快感。大德看到这个情形,小声命令永芬:「放下妳的手,小淫
娃。」永芬也乖乖把手放开。大德对永芬说:「蹲下来。」永芬蹲了下来,那超
短的裙子根本遮不住她那圆润的屁股。男客看了这种情形,又开始讨论着:

  「哇!连内裤都没穿,一定是暴露狂。」

  「对呀!屁股跟阴毛都看到了,真不知她爸爸想什幺?」

  老闆及所有附近的男客都围过来,目不转睛盯着永芬的胸部及下体。遭受众
人视姦的永芬,忽然感觉呼吸开始急促,身体传来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不知不觉
得把双脚张开来,大大方方供大家欣赏。此时永芬已经没有羞耻感,享受着众人
视姦,双手不住的搓揉自己的乳房,口中发出呓语。

  「哇!发春了,活春宫可以看。」

  大德看到这种情形,看看永芬也被视姦的差不多了,迅速的拉起永芬离开夜
市,消失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

  第二天,玮琳穿着大德指定的服装,要出门前看了看镜子,只见稍微走动,
那超短的裙下就会出现若隐若现的黑影,玮琳觉得太羞了,这样座公车连坐下来
都有问题,玮琳内心挣扎着,只好套上一条内裤才出门,她想只要比董事长先进
办公室,再把内裤脱掉就好了。

  公车上玮琳自己戴着太阳眼镜不理会众人之目光,但是她知道全车的男人都
在看她,在看她那等于没遮的胸部。路程很长,今天的台北市又出了数起车祸,
玮琳看看已经迟到但只能乾着急。

  下了车,玮琳快步走进办公室,只见大德已经在办公室等她:「小宝贝,妳
迟到了。」

  「报告董事长,今天塞车。」

  大德命令玮琳:「妳过来,让我看看你有没有照我的规定穿。」

  玮琳心想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走向大德。

  「妳居然把我的命令当耳边风,我有準妳穿内裤的吗?」大德一巴掌打向玮
琳。「妳居然感不服从我的命令?小贱人,看我怎幺惩罚妳,妳忘了那捲录影带
了吗?」大德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拿桌上的电话:「喂,小杨吗,我雷董。昨天
那捲带子马上给我发片出去。」

  玮琳一听,跪在地上:「董事长,求求你原谅我吧,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违抗
董事长的命令了,不要发片。」玮琳哭着求大德。

  「妳不听我的话,不惩罚妳不行。」

  玮琳急了对大德说:「求求你,董事长,从今天起,你要叫我做什幺我都听你
的,求求你……」

  眼看玮琳跪在地上哭成了泪人儿,大德于心不忍说到:「妳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吗?」玮琳点点头,大德又对电话中说:「小杨,发片取消。」大德看了看玮琳:
「妳不听我的话,还是要处罚,把内裤脱掉,裙子也脱掉!」

  大德从桌子内拿出一条白色绳子,再玮琳的腰部绕了一圈,再绕过屁股,最后
在阴户上下打了个结,结扣正好刺激着菊花蕊。大德对玮琳说:「妳现在可以穿上
裙子,今天一整天妳就给我穿着它。这幺爱穿内裤我就做一条给妳穿,如果要上厕
所妳就告诉我。」

  玮琳穿上裙子,回到座位,绳子的一头绑了一条长绳子拉在大德手上,玮琳觉
得每走一步,绳子深深陷入阴户在阴户摩擦着,就好像有手指刺激着阴户,大德又
不时拉动绳子,让玮琳坐立难安。玮琳心中想着:「啊……这太过份了。」


(五)

  在这一整天麦玮琳就穿着超短的迷你裙,裏面还用绳索紧紧地捆绑住自己的
阴户,每走一步当双腿彼此磨擦的时候,那绳结就一次又一次的刺激着阴核,让
玮琳获得从来没有的快感。

  雷大德还一直叫她以这样的装扮方式,到公司各部门去办理公务,一直到下
班为止,玮琳就这样几乎无遮的把胸部露出在公司各部门穿梭,同时要求麦玮琳
就这样子去银行办事情,再众人的视奸和绳索的磨擦下一次次的高潮。她已经没
有抵抗的意愿了,完全把身体的暴露和成为奴隶的事实当做是自己的意见。

  「看吧!大家儘管看吧!」这样的声音不断在麦玮琳的脑海中响起,她甚至
还故意张开大腿吸引大家的目光。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雷大德把玮琳叫进办公室,指着桌上的纸袋说:「好色
的女奴隶,这袋子裏都是妳的精彩表演,拿回去好好欣赏自己的表演吧!让妳忘
不了自己的淫蕩表情,别高兴,这裏只是拷贝的一部分,哈……」

  麦玮琳想着,自己无法脱出这个男人的魔掌了。

  第二天起玮琳果然完全照雷大德的话去做,身上穿的是只刚好盖过屁股的迷
你裙,裏面没有穿内裤,上半身是纯白的丝质衬衫,形状美好的乳房几乎一览无
疑。

  玮琳出门前端详镜子裏的自己,发现自己散发着从未见过的淫蕩。

  「这样的我才像是真正的我。」剎那间脑海裏闪过这样的念头。

  从此,麦玮琳不再拒绝雷大德任何变态的要求,除了维持原本迷你裙裏面不
穿内裤和丝质衬衫不穿内衣的装扮外,雷大德还要求她不管在那裏,只要他开口
都要服从,每天麦玮琳要比雷大德进办公室,并跪趴在办公室门口,高高翘起屁
股等待雷大德进办公室,大德来了之后,玮琳要跟大德说:「奴隶跪迎主人。」
并替大德口交吸吮,之后才开始一天的工作。

  从此以后,麦玮琳就开始属于大德奴隶的日子,首先为了方便大德的调教,
大德要求她搬离原来住的公寓,搬到外面的小套房居住。自从玮琳搬到套房之后
,大德更肆无忌惮的进行他的调教。不但强迫玮琳穿着绳索丁字裤出门搭公车上
班,大德的目的在于要完全消除麦玮琳的羞耻心,要她在不断的高潮下认清自己
是个被虐待狂和暴露狂的事实。

  而麦玮琳的表现也没有让他失望,虽然一开始女人的矜持和道德的束缚使她
有些顾忌,可是本身的变态血液打败了外在的羞耻心。在经过半个多月的调教和
雷大德对她的洗脑后,麦玮琳已经把这样的行为当成是正常的。

  另一方面,雷永芬于高中毕业之后,虽毕业于着名的女子高中,却没有继续
升学,在师长同学的诧异声中,她选择了就业,地点就是雷氏集团。

  在大德的办公室裏,由于大德的命令,雷永芬完全赤裸的上班,而且脖子上
戴着狗环,完全是奴隶的模样,任由雷大德摆布。这期间,大德也帮玮琳跟永芬
穿了乳环,代表这两位永远是她的奴隶。

  雷大德在属于自己的专属办公室内总是尽情的调教着玮琳跟永芬,所使用的
手段都是出乎两人的想象。首先他先在玮琳的乳房绑上绳索,而且和原本的绳索
丁字裤结合在一起,变成玮琳只要走动,不但阴唇会受到磨擦,连乳房也被绳子
所折磨。然后他又规定玮琳跟永芬吃饭的时候要跪着吃,当大德要鞭打她们时要
说:「我是下贱的奴隶,请主人尽情淩虐我吧!」诸如此类的折磨。

  这天,合该有事,雷大德照例用绳索把雷永芬跟麦玮琳全身绑住,特别是乳
房的位置,让雷永芬及麦玮琳挂着乳环的乳头更显突出,雷永芬麦玮琳受到这样
的淩虐,不由得发出「嗯……嗯……」的声音,这并不是痛苦的声音,而是一种
满足的淫声。

  之后例行公事就是大德拿出一条皮鞭,对两人说:「下贱的奴隶,好色的母
狗,我要好好鞭打妳们!」

  「是的,主人,我是下贱的奴隶,请主人尽情的淩虐吧!」

  两人已经从心裏认定自己是大德的奴隶了。

  当天雾濛濛的清晨,天微微亮,有一点曙光从云层裏透出。这个时候的温度
是最低的,大家都躲在被窝裏做个好梦,但是在新竹的海边却有一群人鬼鬼祟祟
的等候,从外型看来这帮人并不是善良百姓,彷佛正在计划为非作歹。

  慢慢的,从海岸外的远方驶来了一艘渔船,渐渐的靠近海岸,那群等待的人
看到目标接近,也就活跃起来,大家开始交头接耳议论起来,还不时夹杂几句髒
话。

  终于渔船靠近了,那帮人的头目就指挥人手到船上搬运东西,搬运下船的东
西都是非法的违禁品,包括枪械……似乎在附近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一切看来都
是那幺顺利。只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完全没想到在另一边的草丛躲
着数十位刑警,正等着把他们绳之以法。

  带领的是淩雨蓓检察官,虽然她是一名女检察官,但是办事能力一点也不输
男子。这次她收到线报,知道有非法走私枪械和违禁品的活动,特别率领干员在
这裏埋伏。而且,这次的幕后主使人极可能是她注意很久的雷大德,更加深了她
的兴趣。

  嫣翎觉得时机已成熟了,就指示在一旁等待的干员準备。突然,一声令下,
那数十名的刑警立即飞快的展开缉捕行动。一切是那幺的突然,让人不知所措,
那群正在搬运枪械的混混被警察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给抓起来,所有违禁品跟枪
械都被当作证据。

  「终于抓到雷大德的犯罪证据了。」淩雨蓓看着一箱箱的枪械,心裏满意的
想着。她回头和所有参与行动的警员緻意,看见清晨的阳光洒落在身上,随即带
队前往台北的雷氏企业搜索。

  另一方面,在台北办公室裏的雷大德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货被警察抄了,还尽
情的接受两位奴隶的「伺候」。

  这时,淩雨蓓带着众刑警及搜索票沖入雷大德的办公室,逮捕了雷大德,移
送法办,经过法官複讯,裁定羁押禁见。雷大德调教性奴隶的丑闻才终于曝光,
第二天所有的报纸都以头版头条报导这件事情,雷永芬跟麦玮琳的相片也上了报
纸。

  雷永芬跟麦玮琳虽摆脱了雷大德的魔掌,但是她们在台湾也很难呆下去,因
为她们早已习惯调教、习惯暴露,习惯变态性爱,之后雷永芬跟麦玮琳到美国念
书,并定居美国,永远离开台湾这个伤心地。从此没人知道她们的下落。


            ---(全文完)---